佚知樊榕  

我的心脏在做孤独的旅行,折返,上升,旋转,哀叹,它孤独地喷涌,孤独地增值,通过细细的血管,把奔涌流动的血液,喷向我的身体的每个部位,像是潮流涌动,温柔地把温度慷慨地舍予,到肺部,颈椎,耳垂。在停止呼吸后倦怠地停止旅行,归处仍在肋骨中央,是跳跃活泼,孤独而温暖的,我的心脏。
其实
我只是想说
我他妈现在手好冷脚也好冷我的心脏不肯给我温暖,冻死老子算了,被子都捂不热,我怕是个死人

评论

热度(4)

©佚知樊榕 Powered by LOFTER